第14章 夏云汐死了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顾弘深转身走出房间,驱车来到季向晨的别墅,季向晨刚好从外面回来。

    他上前拦住季向晨,咬牙切齿地看着他,“夏云汐呢?”

    季向晨淡漠地看了他一眼,“顾总真是有意思,自己老婆不见了也要来问我?”

    顾弘深脸色阴沉,他上前一步,紧紧地揪着季向晨的衣领,额头上青筋暴起,“我再问一遍,她在哪?”

    季向晨一把推开他,脸上也隐隐压着怒气,“顾弘深,你扪心自问,这些年你关心过云汐吗?现在她走了你还找她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是吧?”顾弘深伸手指着他的鼻子,向后退了几步,转身朝别墅走去,“我自己去找。”

    他使劲敲着门,佣人吓坏了,看到敲门的是顾弘深,季向晨还跟在后面,这才放心地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一开,顾弘深推开佣人闯了进去,“夏云汐,出来!”

    顾弘深将整个别墅都翻遍了,还是没有看见夏云汐的身影,他下了楼,一拳打在楼梯口摆放的古董花瓶上,脸色无比难看。

    “季向晨,你到底把她藏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不明白,你既然喜欢林菀,为什么还要来找云汐,她被你折磨得还不够吗?为什么不肯放过她?你和林菀在一起多般配啊,也算是为民除害了!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她自作自受,你也脱不了干系!”一想到那个和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,顾弘深眸底全是掩盖不住的怒气和耻辱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爱夏云汐,也不代表她可以背着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季向晨咬着牙,胸口剧烈地起伏着,“我和云汐什么都没有,自从她和你结婚,我们就没有再联系过,你爱信不信,顾弘深,你根本不配做她丈夫,自始至终你都没有相信过她,爱过她,她都死了你还要往她身上泼脏水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夏云汐死了?

    顾弘深被他的话说得一愣,半天才反应过来,随即轻轻勾起唇角,“是她让你这么说的?她以为这样就可以和你私奔了吗?”

    “顾弘深,你真是无可救药!”季向晨脸色紧绷,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他双眼通红一片,从八岁起,他就再也没有哭过,但是今天,他落泪了,他为夏云汐感到不值!

    顾弘深面色凝重,尽管他不相信夏云汐会就这么死了,但看到季向晨这个样子,他的心却慌了。

    他上前,紧紧地揪着季向晨的衣领,将他逼到墙角,双眼猩红地瞪着他,“你刚刚说的不是真的对不对?夏云汐怎么会死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你中学后面的那条小路吗?她就是在那被人害死的,这个傻瓜,她明明知道你不相信她,可是在最危险的时候,她还是选择了给你打电话,”季向晨几近哽咽,却还是极力压制着,“她身上被人捅了好几刀,浑身都是血,她该有多疼啊!”

    季向晨捂着心口,眼前血红一片,那天,他亲眼看着云汐躺在阴暗潮湿的小巷子里,身上的衣服都被撕碎了,地上全是血迹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多想能替她疼啊,他还记得,她从小最怕疼了。

    顾弘深松开手,高大的身形颤了颤,身子不受控制地退后了几步,他想起来了,几天前,夏云汐给他打过一个电话,他听到她喊救命,可是他没有信,还挂了她的电话,她该有多绝望啊!

    “不可能,她死了我为什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如果是被杀害,公安局应该会第一时间打给他才对,毕竟他是夏云汐法律上的丈夫。

    他一愣,忽然想到那个陌生电话,对方说是公安局的人,让他去一趟,可是他没有听完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季向晨冷笑一声,“想起来了?王局说给你打电话被挂了,这才打给了夏伯父,顾弘深,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把云汐交给你这种人!”

    “她在哪?”

    季向晨盯着他的脸,许久才说道,“也好,云汐这傻丫头,要是知道你去送她应该会走得开心一点吧!”

    顾弘深脸色惨白,季向晨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针一样狠狠地扎在他的心上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