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你的爱,我嫌脏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夏云汐疼得直蹙眉,她用力地咬着牙,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,她冰冷木然的脸色让他忍不住抓狂,心底的怒火越来越汹涌。

    顾弘深一拳砸在床上,松软的被褥瞬间陷了进去,夏云汐依旧面无表情的望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,一遍遍告诉自己,一切都应该结束了,他们的婚姻已经没有任何再继续下去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这三年,就像是一场梦,他娶她是为了另一个女人,他对她,只有恨,只有厌恶,她就像一个小丑一样,被无情践踏,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“顾弘深,我曾经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嫁给你,和你白头到老,可是以后……我不会再爱你了!”

    夏云汐脸上苍白地没有一丝血色,她的眼神绝望而哀伤,这样的夏云汐让他愤怒不已,心口像是压着一块石头,他想要爆发却又无处发泄。

    “你的爱,我嫌脏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理了理衣服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浴室里传来花洒喷水的声音,夏云汐的脸惨白一片,眼泪不受控制地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她讨厌极了这样的自己,明明已经决定要放弃了,为什么心还是这么痛呢?

    顾弘深走了,夏云汐坐在落地窗前,望着窗外的夜景,等到了凌晨,他也没有回来,她记得他们结婚那天,她也是这样,坐在这个房间里一直等到零点,他才带着醉意,满身酒气地回到房间,那时候,她心里还是成为他妻子的满心欢喜,现在,心好像已经麻木了,没有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她以为离开顾弘深,她会哭,会心痛,可是现在,她却忽然没什么感觉了,心里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。

    清晨,天刚亮,她起身换好衣服,将自己的行李都装了起来,除了一些衣服和日常用品,剩下的都用塑料袋装起来扔到了外面的垃圾箱,将房间清理得干干净净,这里再也没有属于她的东西,看不到任何她存在过的痕迹,好像她从未在这里生活过一样。

    她在卧室的床头柜上放了一个文件袋,拿起笔写下:TO——顾弘深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她拖着行李箱下楼,林嫂已经做好了早餐,看见夏云汐的时候她的眼神闪躲了一下,夏云汐垂下眸,装作没看见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见她手里的行李箱,林嫂还是上前问了句,“太太,你要去哪里呀?”

    去哪里?

    夏云汐楞了一下,她也不知道能去哪里,回夏家?可是她现在还不想让爸爸知道她离婚的事,不然又该担心了,她也不想再让顾弘深找到她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最后只得说,“如果弘深问起,你就说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朝门外走去,手刚碰到门把手,林嫂叫住了她,“太太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手一顿,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“太太,我对不起你……”林嫂一边痛哭一边说道,“林小姐她威胁我,我要是不按她说的去做,她就带走我的儿子,我儿子才五岁,我实在……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夏云汐苦涩地勾了勾唇角,事实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,顾弘深不相信她,不管她怎么解释,不管她有没有证据,他都不会相信,在他眼里,她就是一个满嘴谎言满腹心计的……贱人!

    她一步步向外走去,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心尖上,痛苦、压抑、折磨!

    她打开后备箱,将行李箱放在里面,打开车门坐了进去,车开出去一段距离,她忽然停下来,回头看了眼这个她生活了三年的地方,最后关上车窗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远离北郊的别墅,她开着车去了那些她曾经和顾弘深一起去过的地方,她想再最后好好地走一遍,然后就真的……真的要忘记了,离开了!

    她忘记了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顾弘深,好像自从她有记忆以后,顾弘深就存在于她的生命中了。

    她十三岁那年的新年晚会上,顾弘深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,弹了一首钢琴曲《天空之城》,她的心也跟着音符砰砰的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晚会结束后,一个女生在学校外的林荫小道和顾弘深说话,她手里捧着一个礼盒,脸上是明媚的笑容,明明是很唯美的一幕,夏云汐却觉得心里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难受。

    看到女生离顾弘深越来越近,整个人都快贴到他身上了,夏云汐还没来得及思考,嘴里就已经大声喊出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顾弘深回过头,看见她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,“有事?”

    她想,他是不喜欢看见她的吧!

    她脸色微红,还是硬着头皮地说道,“我脚扭了,你能不能背我回家啊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夏云汐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,他怎么可能答应呢?

    那时候他们住的很近,可是她每次想跟他一起回家他都不愿意。

    夏云汐低下头,不敢去看他,直到昏暗的灯光下,顾弘深长长的影子离自己越来越近,她猛地抬起头,只见顾弘深脱下西装,塞到了她怀里,弯下身子站在她的面前,声音清冷,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她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