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夏云汐,去死吧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“林菀,你这个疯子!”看着林菀一点点靠近自己,夏云汐连忙往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林菀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手指一点点收紧,满是恨意的脸微微扭曲。

    夏云汐用力地掰着她的手,脖子上剧烈的疼痛让她脸色发青,呼吸也一点点消失。

    她的手胡乱地摸索着,拿起桌上的花瓶,朝着林菀砸过去。

    林菀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抢过了她手里的花瓶,然后猛地一用力,夏云汐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现在她身体虚弱,根本不是林菀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是疯了,但这些都是你们逼的!”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!”夏云汐忍着疼痛的身体,不停地往后缩着,林菀还在一步步逼近。

    “阿深不在,林嫂也走了,现在谁也帮不了你,夏云汐,去死吧!”

    说着,林菀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花瓶,朝她的脑袋砸去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脆响,花瓶在她的头上破开,碎了一地,夏云汐被砸的眼冒金星,头上好像有液体往下流着,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个样子,林菀心里无比畅快,正当她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,病房门忽然被人踹开,“林菀,你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季向晨飞快地跑进来,一把将林菀推倒在地上,地上的花瓶碎片扎破了她的皮肤,可她仍旧笑着,“季向晨,我真是为你感到悲哀,你明明爱着夏云汐却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这种滋味不好受吧?”

    “林菀,你对云汐做的这一切来日我一定加倍奉还!”

    季向晨咬着牙挤出这句话,他抱起夏云汐,担忧地问道,“云汐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向晨……”夏云汐虚弱地睁了睁眼睛,声音微弱地几乎根本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在,你别说话了,我带你去找医生。”

    季向晨强忍着心底的酸楚,抱着她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还好伤口不深,医生给她止了血包扎后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季向晨看着她,声音里带着一丝嘶哑,“你这个傻丫头,顾弘深到底哪里好?你看看你,为了他,都变成什么样了?难道你要一辈子这么委屈自己吗?”

    夏云汐苦涩地笑笑,是啊,顾弘深到底哪里好?他根本就不爱她,他心里只有林菀,她是时候放手了!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季向晨只得深深地叹了口气,“云汐,早知道顾弘深会对你不好,我当初就不该放手!”

    夏云汐抿了抿唇,季向晨喜欢她,她是知道的,从认识他以后,每次她有什么需要,都是他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,她一直拿他当成亲哥哥一样。

    后来,她隐隐感觉到他眼底的深情和他有意无意表现出来的爱意,便刻意和他保持距离,她的心里已经藏着那个叫做顾弘深的男人,再也装不下别人了。

    他的感情,她没办法回应。

    气氛有些尴尬,她轻咳了两声,说道,“向晨,我有点渴,你能帮我接杯水吗?”

    “好,你等着,我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季向晨拿着水壶出去,正好看见顾弘深扶着林菀朝这边走来,一看见他,季向晨心底的怒气一股脑地汹涌而上,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顾弘深是他的好兄弟,如今也是他最恨的人,如果没有顾弘深,也许和云汐结婚的就是他了,他知道,云汐心里只有顾弘深,没关系,他可以成全他们,只要她幸福就好。

    可是,他这次回来,却亲眼见证了顾弘深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他最爱的女人,这让他如何再置身事外!

    他咬着牙,讽刺地看着他们,“自己老婆也受了伤,你却在这照顾别的女人,顾弘深,你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顾弘深微微蹙眉,脸上仍是淡淡的,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季向晨冷笑了一声,视线陡然转向林菀,“这个你就要好好问下你的心上人了,为了你可是不择手段,云汐都这样了还是不肯放过她,非要让她丢了性命才满意吗?”

    季向晨脸微微一侧,狠厉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林菀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弘深……”林菀脸色一白,眼泪一下子从眼眶溢了出来,泪眼朦胧地望着顾弘深,“我不是故意打伤云汐的,今天和云汐聊天的时候不小心提到孩子,她就忽然像疯了一样扑过来掐我脖子,我差点窒息,最后实在没办法我才……动了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胡说!”季向晨狠狠地瞪着林菀,“云汐怎么会无缘无故跟你动手?就算她动手,也是你应得的,云汐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和你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林菀擦了擦眼泪,毫不示弱地看着他,“季向晨,云汐为什么会这样你最清楚,要不是因为你,孩子会被打掉吗?云汐和弘深会闹成这样吗?”

    提到孩子,顾弘深的脸色阴沉的可怕,那张亲子鉴定上的内容又重新浮现在他脑海里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幸亏我来得及时,云汐还活着,你还有病人要照顾,云汐就不麻烦你了,我会照顾好她的!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?”顾弘深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