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凝血障碍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夏云汐僵硬地回过头,只见林菀躺在地上,捂着头,鲜血从指缝间不停地往外流。

    她脸色苍白,惊恐地看着这一幕,林菀有凝血功能障碍,她为了陷害自己,连命都不顾了吗?

    顾弘深狠狠地瞪着她,眼神就像是刀子一样凌迟着她的心,夏云汐下意识地摇头,“我没有推她……”

    林菀拉着顾弘深的衣服,虚弱地解释,“阿深,你别怪云汐,她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从病房门口经过的人也纷纷驻足,小声议论道,“哎,你们看,被打的那个是不是那个明星,好像叫林菀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回事啊?这女人下手也太狠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难怪这个男人不要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云汐看着外面的人对她指指点点,还有人对着她拍照,说要曝光,心里却还在期盼着,顾弘深能相信她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重重地一巴掌打在夏云汐脸上,她身体还很虚弱,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力道,站立不稳,顿时摔倒在地上,后背猛地撞在茶几上,剧烈的疼痛让她不由得蹙眉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对林菀做了什么,如果她有什么闪失,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撂下这句话,顾弘深抱着林菀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夏云汐从地上站起来,跟着他跌跌撞撞地到了急症室门口,顾弘深站在她面前,紧紧地捏着她的肩膀,眼底涌出的怒气像是要将她吞没一般,“夏云汐,你闹够了没有?林菀有凝血功能障碍你不知道吗?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啊,你怎么能这么歹毒?”

    夏云汐听到这句话,猛地抬起头,一把将顾弘深推开,“我歹毒?她的命是命,我们的孩子的命就不是了吗?就是她害死了我们的孩子,是她伪造了亲子鉴定,歹毒的人是她,是她!”

    夏云汐狠狠地瞪着他,身体因为激动而剧烈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你把她伤成这样还不够,还要诬陷她吗?夏云汐,我真想把你的心掏出来看看是什么做的!”

    这时,护士从急救室里出来,焦急地道,“病人失血过多,但医院血库存血不足,你们谁是O型血?”

    顾弘深一把将夏云汐拉过来,推到护士面前,“她是,抽她的!”

    夏云汐震惊地扭过头看着他,“我刚做完人流,不能输血的。”

    护士蹙着眉,“不行不行,流产本来就失血过多,这次输血量又大,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夏云汐哀求地看着他,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顾弘深冰冷的眸子没有一丝起伏,最终还是将她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夏云汐躺在床上,头昏昏沉沉的,她感觉到针孔扎进她的皮肤,感觉身体里的血液慢慢被抽出来,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笼罩着她,她是不是快要死了?可是就这么死了她真的不甘心……

    醒来时,夏云汐感觉一双温暖的大手正握着她的手,她下意识地唤了声,“弘深……”

    季向晨苦涩地笑笑,“你醒啦!”

    夏云汐睁开眼睛,只见季向晨坐在病床边,她尴尬地抽出自己的手,虚弱地扯出一抹笑容,“向晨,你怎么在这里?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刚回来几天,你呀,什么时候才能让人放心,不要命了吗?护士都跟我说了,你刚流产还跑去输血,要不是医院及时送来了血液,你……”他一副责怪的语气,脸上却尽是担忧,“医生说你严重贫血,要好好调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忽然鼻子一酸,赶紧别开视线,深吸了口气,要不是听到医生的话,他都不知道她失去了孩子……

    夏云汐听到他的话,手不自觉地抚上小腹,她强忍着眼泪,不让它落下来,心口却一阵阵钝痛。

    这时,病房的门被推开,林菀快步走到床边,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,一脸担忧的样子,“云汐,你没事吧?我听弘深说了,是你输血救了我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顾弘深跟在林菀身后,眸底的寒光让她的心一点点沉下去。

    夏云汐讥讽地扯了扯嘴角,“谢我?怎么谢?把血还我?”

    “夏云汐,你闹够了没有!”顾弘深脸色紧绷,冷漠的声音刺痛了她的耳膜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夏云汐歇斯底里地吼道,一行清泪啪的一声滴落在手背上,她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泪痕,看见林菀一脸委屈的样子,她忽然咧开嘴角笑了一下,“顾弘深,你眼睛是有多瞎,才会喜欢林菀这样虚伪的女人,我真为你感到悲哀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弘深抬步上前,一副要打人的样子,季向晨站起身来,一拳打在他脸上,“顾弘深,你混蛋,云汐差点死了你知不知道!”

    他紧咬着牙,通红的眸子死死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顾弘深毫无防备,生生地挨了他一拳,他抹了把嘴角的鲜血,恶狠狠地瞪着他,“她是死是活还不用你一个外人管!”

    看见顾弘深被打,夏云汐刚想伸手去拉季向晨,就听见这句话,她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,手指紧紧地攥着床单,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就这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